Hit Counter provided by affordable seo packages
麥可 羅傑斯的獨走進行曲

麥可 羅傑斯的獨走進行曲

征戰職業車壇十數年 第一次在環義拿下單站冠軍

「我覺得是非常困難的!」Cadel Evans脖子上包著毛巾,額頭上掛著豆大的汗珠,散發著潮濕的熱氣;完成249公里(足以讓凡人升天的距離)Evans在終點Savona的媒體室接受訪問。

 

距離:本就是一種障礙

第11站的249公里,原本是本屆環義最長的一段,但是(各位可能沒有發現),第6站被大會加長了10公里,因此,本站變成次長的路段。(還是有夠長)在這麼遙遠的路程中,又變態的加入2個2級坡,成就本站戲劇化的要素。

(或許,大會要在此站證明,環義的奧義是宇宙最艱難的!)

 

反抗:續穿登山王藍衫

哥倫比亞小不點Julián Arredondo,今年首度加盟美國Trek Factory Racing車隊,身高僅有164公分,50多公斤的體重,已經逼近女生的忌妒極限。原本,他在集團裡面可以被我視為極度透明的空氣,但,在最大坡度10%的第一登山點,他證明我錯了!今天,他第一個飛躍過Passo Cento Croci(第2級登山點),正式宣告保衛藍衫的意志。

 

隨後集團挺進深邃湛藍的地中海公路。沿著無敵海岸層疊美景一路向西,嘗試突圍的兔子浪潮再現。「擁有逃脫兔子的車隊」免負領騎之責。領騎的水牛轎夫在主集團前,帶著頭、提著速、幹著粗活。看到沒有兔子在前的車隊,如2級車隊Androni Giocattoli  、或如保衛粉紅色的BMC車隊,在進入第2爬坡段前,均交替展開海岸公路的領騎加速。

 

雲頂霸者:2級坡的「貓鼻頭」宣言

「14點。」

 

第一個通過2級坡的可以拿下14點。藍衫Arredondo在最大坡度13%的Naso di Gatto(中文直接翻譯:貓的鼻子,不就是「貓鼻頭」媽啊! 我看到義大利的貓鼻頭了!)。Arredondo展現出「雲頂霸者」的超凡登山力(2013年環蘭卡威個人總冠軍)再度噴出微塵粒子,攻堅陡坡的速度,反抗著巨大的地球引力,再度拿下第2個登山點「貓鼻頭」。本站開始登山積分為47分,再加上今天的2個2級坡,共計28分入袋,高調的在「貓鼻頭」宣告:「我要續穿藍衫!」今天應該很少人可以忘記藍衫Arredondo的存在。

 

單飛:是最美麗的勝利

「在貓鼻頭的坡頂,看到各隊總成績GC主將互相盯人的遲疑,轉瞬間,我就決定展開下坡攻擊!」高齡34歲的澳洲大叔Michael Rogers對記者說。Rogers在明天第12站個人計時賽前,為眾家GC主將親身示範:2003~2005年世界個人計時賽冠軍「3連霸」帝王般的獨走進行曲。

 

安全帽在高速風壓下的頻頻顫抖,額頭汗水呈180度的水平噴射,能夠甩開所有下坡攻擊的選手,並將追趕集團遠遠甩開,創造出深植人心的獨走勝。

 

如同計時賽的單飛獨走,因為過度的痛苦、極度的孤獨,自我的意識會縮小成一個點,但又太過於深植自我意識,成為每一個獨走選手「不能縮的秘密」,成為一種烙印。(如果我是澳洲大叔,滿腦子的咒罵:「媽的,今天要定了!差點因瘦肉精禁賽,這幾年都要為車隊犧牲,為天殺的主將犧牲;幹嘛?世界個人計時賽3連霸是個屁!」只有心臟的爆裂與肺臟的哀嚎陪我。)

 

在抵達Savona終點前擺出迎接勝利的身體姿勢,沈浸在勝利的激情興奮鐘抵達終點,是Rogers獨走勝的特權。

 

「Solo la vittoria e bella」 這句義大利文是某位車手臂膀的浪漫刺青,描繪出公路賽車手最終極的美夢。今天是美麗的。
(Michael Rogers征戰職業車壇十數年,這站是第一次在環義拿下單站冠軍)

原文刊載於:單車時代 http://cyclingtime.com/tw/documents/3863.html

發佈時間: May 22 , 2014 10:30:00

Top